參考消息網11月24日報道 美聯社11月19日發表題為《美聯社獨家:從前“伊斯蘭國”指揮官到伊拉克線人》的報道,編譯如下:
  這位前“伊斯蘭國”指揮官走進巴格達一所監獄的會客室時,沒有像其獄友一樣穿著黃色的連身衣,也沒戴著手銬腳鐐。他穿著一身運動服,腳踩一雙拖鞋,微笑著跟警衛們打招呼,並與他們行貼面禮。
  這一場景證明瞭阿布·沙克拉所走的那條與眾不同的道路。現年36歲的阿布·沙克拉因對伊拉克遜尼派的遭遇不滿而加入“基地”組織,在該組織轉變為“伊斯蘭國”時,他得到提拔。被捕後,他又成為一名效力政府的線人。
  效力政府只為保護家人
  2013年底被捕後,伊拉克安全官員給了阿布·沙克拉一個選擇:幫助他們打擊極端分子,作為回報,他可以獲得監獄優厚待遇。如今,在這座戒備森嚴的監獄里,阿布擁有一定行動自由,他可以跟自己的5個孩子玩耍,允許被探視,並與警衛們稱兄道弟。
  安全官員說,在他的幫助下,他們瞭解了極端分子的戰術,併發現、逮捕和審訊了一些嫌犯。在巴格達北部重要的前線陣地薩拉赫丁省,沙克拉的情報幫助軍方在本周拿下了幾個重要地區,其中包括拜伊吉,那裡有伊拉克最大的煉油廠。
  他顯然願意與其前組織對抗以換取和家人的團聚,當然,也可能是為防止政府對其家人採取進一步的行動。他對“伊斯蘭國”的個人情感很難判斷。但是,他對美聯社記者說,自己對加入該組織並不感到懊悔,也從未直接譴責過該組織,或者提及任何意識形態的轉變。他只是說,他不喜歡“伊斯蘭國”殘忍地對待什葉派和基督徒的方式。他說:“不應該是這樣的。”
  他與記者談話時,獄警在這個房間里進進出出,還有一名跟他密切合作的情報官員在屋裡待了一段時間。他對記者說,為保護他的家人,在報道中必須用假名。“伊斯蘭國”的武裝分子已對他多次發出死亡威脅。
  加入極端組織的高材生
  阿布·沙克拉之所以參與聖戰有兩個原因:他說自己被2003年以美國為首的對伊拉克的入侵激怒了,再加上對什葉派領導的新政府的仇恨,令他感覺遜尼派受到歧視。
  這名巴格達大學的畢業生在2007年加入了“基地”組織伊拉克分支。他的理由是:“如果我們侵略了美國,會有什麼反應?美國人民……當然會奮起反抗。”
  他說,自己在“基地”組織里晉升得很快,一開始只是名步兵,從他的家鄉迪亞拉省來到巴格達,然後去了薩拉赫丁省,最後到了西部城市費盧傑。“當你和同伴得到新任務時,你不得不出發,就是這樣。”
  在那段時間里,“基地”組織在伊拉克的領導人——阿尤卜·馬斯里和阿布·奧馬爾在2010年的一次美國空襲中被打死。野心勃勃的阿布·貝克爾·巴格達迪取代了他們的位置。巴格達迪對該組織進行了改造。2012年,他開始向敘利亞派遣聖戰分子,卷入該國內戰。在那裡,該組織獲得了作戰經驗、資源和更多的支持者。
  2012年阿布·沙克拉被派到費盧傑執行任務。他的工作是負責“基地”組織在當地行動的安全。這意味著組建安全屋以及在伊拉克和敘利亞之間的行動。
  阿布·沙克拉被捕兩個月後,費盧傑在今年1月完全落入武裝分子之手。但是他說,自己在那裡的時候,該組織就已控制了該城的大部分地區。
  他說,那時候他們的武器非常原始,好在還可以很容易地製造炸彈,“我們沒有什麼武器,只能依靠非常原始的汽車炸彈、簡易爆炸裝置與軍隊展開巷戰。”
  但後來,他們逐漸獲得了安巴爾省憎恨政府的遜尼派部族的支持。“該部族感覺受到了壓迫。比如,他們沒有得到任何貿易合同,政府里也沒有人可以代表他們的利益。”
  情報部門布控“釣大魚”
  依靠來自敘利亞的戰利品,“伊斯蘭國”得以向戰士們提供不錯的津貼。阿布·沙克拉說,每月他可以得到相當於65美元的津貼,另外,他妻子還有45美元,每個孩子也有20美元。
  巴格達迪加快了組織變革。2013年初,“伊斯蘭國”正式成立,前者開始在敘利亞奪取領土,並因此與敘利亞叛亂分子發生流血衝突。“基地”組織的最高領導人艾曼·扎瓦希里開始批評“伊斯蘭國”自行其是。
  阿布·沙克拉說,在巴格達迪領導下,“行動開始有所改變”,政策變得“沒有計劃”,與“基地”組織高層的摩擦也開始加深。比如,“扎瓦希里反對斬首政策。他警告巴格達迪‘不要忘乎所以,這是不可接受的。’”
  到2013年底,“基地”組織正式開除了巴格達迪。但巴格達迪之後卻變得更加強大,其橫掃費盧傑和安巴爾省的部分地區,6月又攻占了伊拉克北部第二大城市摩蘇爾。目前,該組織控制著伊拉克和敘利亞約三分之一的領土。
  不過那時候,阿布·沙克拉已經被捕了。
  伊拉克情報部門在聽說了他的重要作用後,開始通過線人打聽他的情況。一位名叫海賽米的情報官員說,一個情報小組監視了他位於費盧傑的家長達11天之久,觀察他和他的家人的進出情況。海賽米說,他甚至潛入房間偷聽阿布·沙克拉的談話。由於仍在情報部門工作,海賽米說報道中只能提到他的名。
  最終在2013年底,伊拉克情報部門逮捕了阿布·沙克拉。情報官員開始策反他。“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弱點,”海賽米說,“他最大的弱點就是他的家庭……我們知道如果我們想讓他跟我們合作,我們必須拿下他的家庭。”
  一名內政部發言人說,阿布·沙克拉尚未被宣判,他的案件仍在審理中。
  採訪期間,阿布·沙克拉2歲的女兒來到會客室,她留著時髦的波波頭短髮。羞怯地與警衛們行了貼面禮。
  阿布·沙克拉說,他現在把政府當作他家庭的保護傘。“我也許會在監獄里度過餘生,對此我很遺憾,”他繼續說道,“但現在我已經認識到,我的被捕拯救了我的家庭。”(編譯/許燕紅)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在伊拉克北部城市基爾庫克附近的村鎮,庫爾德武裝與“伊斯蘭國”武裝分子作戰。
  
  【延伸閱讀】“伊斯蘭國”領導體系嚴密 巴格達迪身亡也不會垮臺
  近期,有未經證實的消息稱,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的首領阿布·貝克爾·巴格達迪遭遇空襲受傷。雖然巴格達迪在“伊斯蘭國”發展壯大中有著重要作用,但專家認為,實際上,這一組織內部擁有嚴密的領導體系,即便巴格達迪突然身亡,也不會就此垮臺。
  美國退役少將詹姆斯·馬克說,如果巴格達迪死亡,“伊斯蘭國”會發生變化,然後出現新的首領。他說,這一組織的許多頭目都來自伊拉克前總統薩達姆·侯賽因的軍隊,“接受過非常正規的訓練,非常職業”。
  美國戰爭研究所研究員勞倫·斯誇爾斯認為,“伊斯蘭國”內部可能擁有明確的“接替順序”。巴格達迪本人或“伊斯蘭國”高層可能提前考慮到對手會採取“斬首行動”,因此,已經確定了接替人選。
  根據“恐怖主義研究與分析聯盟”的研究,巴格達迪雖然名義上為“伊斯蘭國”頭目,但他並不是單獨領導。他不僅擁有“內閣顧問”,還有兩個重要的副手——阿布·穆斯林·圖爾克馬尼和阿布·阿裡·安巴裡。
  這兩個副手分別負責“伊斯蘭國”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行動。他們手下各有12名“主管”,負責金融、軍事、法律、媒體和情報等事務。從組織架構上看,“伊斯蘭國”類似一個大型的官僚機構。
  美國國王學院研究員彼得·諾依曼說,巴格達迪的兩個副手都曾在薩達姆的軍隊中服役,雖然行事殘忍,但也繼承了軍隊的嚴格紀律和作戰技能,能夠幫助“伊斯蘭國”擴大地盤。
  分析人士預測,如果巴格達迪身亡,圖爾克馬尼更有可能上位。
  此外,“伊斯蘭國”首席發言人、敘利亞人阿布·默罕默德·阿德納尼也有可能接替巴格達迪。今年9月,阿德納尼曾呼籲“伊斯蘭國”支持者發起“獨狼式襲擊”。
  最高權力歸“協商會議”
  專家認為,雖然巴格達迪是“伊斯蘭國”首領,但事實上,這一組織的最高權力並不在他手中,而是歸於一個名為“協商會議”的機構。這一機構主要負責確保所有成員和機構都遵守“伊斯蘭國”確立的宗教法律。
  “恐怖主義研究與分析聯盟”研究員賈絲明·奧珀曼說:“如果巴格達迪未能遵守‘伊斯蘭國’的宗教標準,‘協商會議’有權要求他下臺。”
  “雖然這種情況很可能不會發生,但事實上,這可能暗示‘協商會議’的突出地位,”她說。
  奧珀曼認為,“伊斯蘭國”武裝人員此前砍頭殺害了多名西方人質,這應該在“協商會議”監督之下進行。(張偉)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美軍持續空襲敘利亞境內“伊斯蘭國”目標。(資料圖片)
  (2014-11-13 11:29:00)
  
  【延伸閱讀】美軍空投武器或落入敵手 “伊斯蘭國”調侃致謝
  最新網絡視頻顯示,美軍19日晚向敘利亞科巴尼地區空投的部分武器落入了“伊斯蘭國”武裝分子手中。美國防部發言人柯比21日表示,美國中央司令部和國防部正在對視頻內容進行分析,尚不能確定視頻中的武器就是上周末向當地庫爾德武裝投送的物資。
  一段21日發佈在互聯網上的視頻顯示,美軍的一捆空投物資錯誤地落入“伊斯蘭國”在科巴尼的控制區域,一名武裝分子將這捆物資分解,並一一展示。這捆物資包括一箱手雷、一箱迫擊炮彈以及一箱RPG火箭彈等。另有武裝分子在推特上曬出美式自動步槍的圖片,並配以“謝謝美國”進行調侃。
  面對尷尬情形,柯比21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19日投送的物資確實包括一些小型武器、彈葯以及醫療物資等。根據目前掌握的情況,全部28捆物資中有一捆並未被成功接收,但還不能確認它們已落入“伊斯蘭國”手中,還在評估之中。他強調,美軍有理由相信,“絕大部分”武器已經投放到當地庫爾德武裝手中。
  來自美軍中央司令部的消息也證實了一捆物資並未成功投送,但該部表示,為防止武器落入敵手,美軍已於當地時間20日利用空襲將這捆物資摧毀。
  對於這捆“走失”的物資到底是被銷毀了還是落入敵手,柯比在發佈會上不置可否。他表示,一切都要等待評估結果。美軍目前還未確定是否要再次進行投送,這取決於科巴尼當地的情況。美軍將密切監視戰局變化。(刁海洋)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美軍持續空襲敘利亞境內“伊斯蘭國”目標。(資料圖片)
  (2014-10-22 10:18:00)
  
  【延伸閱讀】外媒盤點打擊“伊斯蘭國”六大主力戰機
  參考消息網9月29日報道 據西班牙《阿貝賽報》9月27日報道,美國領導的多國聯盟打擊“伊斯蘭國”,意味著最現代和尖端的飛機被投入使用。以下介紹參與打擊行動的最主要機型。
  1.“大黃蜂”F/A-18艦載戰鬥機(美國):多用途戰鬥機。麥克唐奈-道格拉斯航天設備製造公司製造,最高飛行速度每小時1915公里,可乘載一或兩名飛行員,1983年正式服役。
  F-18戰鬥機或許是世界上最值得信賴的多用途戰鬥機,被許多國家用來執行偵察和打擊任務。
  搭載有尖端雷達系統的“大黃蜂”F/A-18戰鬥機可以在複雜的天氣條件下抵達遠距離目標。
  澳大利亞空軍也在中東地區部署了多架最新一代的F-18“超級大黃蜂”戰鬥機,準備為多國聯盟的打擊行動提供支援。
  2.F-22“猛禽”隱形戰鬥機(美國):隱形戰鬥機。洛克希德-馬丁公司製造,最高飛行速度每小時2910公里,可乘載一名飛行員,2005年正式服役。
  F-22“猛禽”隱形戰鬥機在最近打擊“伊斯蘭國”的行動中接受了戰火的洗禮,它搭載的空對地導彈和制導導彈可以非常精確地對目標實施打擊。此外,它也搭載空對空導彈。但該戰鬥機的最大特點是其具備避開雷達的隱形功能,所有防空系統在F-22“猛禽”戰機面前都失去了用武之地。
  儘管未經官方承認,但美國軍方很有可能在對敘利亞的任務中使用了該戰鬥機,用來在襲擊前確認目標和收集情報。
  3.“旋風”戰鬥機(英國):攔截戰鬥機。帕納維亞航空公司製造,最高飛行速度每小時2418公里,可乘載兩名飛行員,1979年正式服役。
  由英國、德國和意大利共同參與設計的“旋風”戰鬥機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便成為英國皇家空軍的明星級戰鬥機。到伊拉克執行任務,該戰鬥機可謂已久經磨煉,是偵察和襲擊行動最合適的工具。
  “旋風”戰機搭載“風暴陰影”巡航導彈,可以對遠距離目標實施打擊,而“硫磺”導彈則對襲擊裝甲目標和執行全天候任務非常有效。
  4.“陣風”式戰鬥機(法國):多用途戰鬥機。達索飛機公司製造,最高飛行速度每小時2390公里,可乘載一或兩名飛行員,2001年正式服役。
  “陣風”式戰鬥機是雙引擎多用途戰機,可以執行空中防禦和地面打擊等任務。它採用的現代科技使其具備了可以同時發現和跟蹤8個目標的能力,還可以繪製出3D地圖。目前,法國“夏爾·戴高樂”號航空母艦裝備了“陣風”式戰鬥機。
  5.“戰隼”F-16戰鬥機(荷蘭、丹麥、比利時、約旦、巴林和阿聯酋):多用途戰鬥機。洛克希德-馬丁公司製造,最高飛行速度每小時2414公里,可乘載一或兩名飛行員,1978年正式服役。
  F-16戰鬥機是最常用的戰鬥機機型。荷蘭、比利時、丹麥等歐洲國家,以及約旦、巴林和阿聯酋等阿拉伯國家,都為打擊伊拉克的聖戰組織部署了該戰鬥機。
  F-16戰機還可以啟動電子對抗系統以擾亂敵人的雷達系統。
  6.F-15E“攻擊鷹”戰鬥機(沙特阿拉伯、卡塔爾):多用途戰鬥機。麥克唐奈-道格拉斯航天設備製造公司製造,最高飛行速度每小時2655公里,可乘載兩名飛行員,1988年正式服役。
  該型戰鬥機可執行空對空打擊任務,也可轟炸地面目標。最主要特點是其良好的操控性。可以執行全天候打擊任務的F-15E戰機還可以實現低空飛行。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美國“喬治·布什”號航母上的 F/A-18 艦載機
  (2014-09-29 14:11:46)
  
  【延伸閱讀】美刊分析:“伊斯蘭國”懼怕五種美國武器
  參考消息網9月19日報道 美媒稱,美國再次陷入了伊拉克戰爭。美軍有五種武器能用來打這場戰爭,包括無人機、F/A-18艦載戰鬥機、陸基戰鬥轟炸機、空中加油機和特種部隊。美國在伊拉克空襲的重點在於摧毀盡可能多的ISIS軍事能力,從而加強ISIS的敵人的勢力。
  美國《國家利益》雙月刊網站9月17日發表題為《ISIS懼怕的五種美國武器》的報道稱,美國再次陷入了伊拉克戰爭,什麼樣的武器能用來打這場戰爭?報道從範圍較大的武器範疇角度來看問題,而不考慮特定的武器系統。報道列出以下武器,它們代表了不同的空中力量群體,以及同它們的使用有關的後勤基礎設施。
  無人機:報道稱,像在其他的反恐戰爭中一樣,無人機在奧巴馬政府打擊“伊斯蘭國”(ISIS)的計劃中一直發揮著重要作用,武裝無人機可以自行執行打擊任務,但是,它們更重要的工作是協助其他形式的空中力量。無人機向美國指揮官提供有關ISIS軍隊的部署、實力和行動模式的情報。不同戰鬥力結合運用可以讓ISIS難以自由行動,在其控制的地區內也是如此。
  艦載戰鬥轟炸機:最初,針對ISIS的打擊任務是“大黃蜂”F/A-18艦載戰鬥機執行的,它們從“喬治·布什”號航空母艦上起飛,似乎執行了大部分的打擊任務。事實證明,艦載戰鬥機尤其有用,因為它們的政治後果較小。各盟友必須賦予美國戰鬥機飛越領空的權利,但是它們傾向於認為,這比允許美國戰鬥機直接進入其基地的危險性小。航母還能相對迅速地投放空中力量。
  報道稱,F/A-18不是僅有的用來打擊ISIS的艦載戰鬥機。海軍陸戰隊的飛行員駕駛“巴丹”號航母搭載的AV-8B“鷂”式戰鬥機在哈迪塞水壩附近打擊ISIS。由於美國在這場衝突中的目標不明確,可以肯定,美國將會部署更多航母。
  陸基戰鬥轟炸機:由於艦載戰鬥機的局限性和美國各個軍種都有意參與其中,美國正在使用一些駐扎於陸地的戰鬥機。據報道,駐扎在卡塔爾的F-15E“鷹”式戰鬥機已經執行了一些針對ISIS的打擊任務。美國可能很快會使用庫爾德斯坦的一些空軍基地來執行打擊任務。這可以提高行動的速度,並可能讓戰鬥機的反應更敏捷。由於政治問題,美國一直儘量低調地使用戰鬥轟炸機。
  特種部隊:報道稱,人們都意識到奧巴馬政府不願部署地面部隊來打擊ISIS。然而,奧巴馬顯然沒有將特種部隊當作地面部隊的一部分。
  無人機、其他偵察機和衛星能提供大量關於ISIS軍隊如何部署的情報。而富有作戰經驗的ISIS能利用美軍偵察活動中的漏洞進行轉移和隱蔽。特種作戰部隊具備專業技能,能判斷美軍是否應該打擊ISIS的據點和應該如何打擊這些據點。特種部隊還能協助地面上友軍的活動。對於這場戰役將如何使用特種部隊,我們沒有全面的信息。美國駐伊拉克地面部隊的官方角色只限於充當顧問。然而,美國已經使用特種部隊嘗試從ISIS位於敘利亞的基地拯救美國人質。
  空中加油機:美國在海外空中力量的投放要依賴美國空軍的加油機。奧巴馬決定對ISIS的目標實施空襲後,KC-135加油機是美軍部署的首批飛機中的一員。這些加油機讓執行打擊和偵察任務的美國戰機能持續工作,即使一些最基礎的任務,它們也能提供協助。美國艦載戰鬥機也需要頻繁加油,以便在打擊ISIS為代表的衝突中發揮有效作用。KC-135扮演的角色可能看起來很沉悶,但是對於刻意迴避地面作戰的衝突而言,加油機從事了至關重要的工作,它使得美國與盟軍戰鬥機得以打擊目標和在空中待命。隨著美國支持的地面部隊的行動從防禦性轉向攻擊性,加油機這個美國空中力量的後勤支柱將變得更加重要。
  結論:報道稱,奧巴馬政府不指望用它的襲擊來威懾ISIS,改變其決策,或迫使它轉變目標。這些空襲重點在於摧毀盡可能多的ISIS軍事能力,從而加強ISIS的敵人的勢力。但願,美國的空中力量能幫助庫爾德人、伊拉克人和一些敘利亞人組織消滅ISIS構成的直接威脅,並削弱ISIS的長期戰鬥力。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一名士兵在美軍“卡爾·文森號”航空母艦引導一架F/A-18大黃蜂戰機。新華社/美聯
  (2014-09-19 07:18:30)
  
  【延伸閱讀】美報稱“伊斯蘭國”具備五方面軍事能力
  參考消息網9月18日報道 美國《陸軍時報》9月16日發表題為《關於“伊斯蘭國”軍事能力應知道的五個方面》的文章稱,“伊斯蘭國”的成員配有精良武器和車輛。但專家們稱,他們更關切的是該組織鼓動新好鬥分子加入其隊伍的專業宣傳活動。
  華盛頓智庫傳統基金會資深研究員、退役海事官員達科塔·伍德說,“伊斯蘭國”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戰術成果是有一個很好的招募手段。蘭德公司國際政策分析師、退役海事情報官員本·康納布爾說,這比該組織積累的車輛和步槍的數量更令人不安。
  以下是你應該知道的有關“伊斯蘭國”軍事能力的信息。
  裝備:最近發佈的一份由歐盟資助的報告稱,“伊斯蘭國”好鬥分子擁有反坦克火箭、小型武器及彈葯。伍德說,該組織還擁有從黑市上或伊拉克部隊手中獲取的裝甲車輛。儘管該組織也許能夠在伊拉克獲得更先進的裝備,但康納布爾說,敘利亞武器市場沒伊拉克那麼複雜,因此該組織在各個地區可能會擁有不同的武器。
  部隊凝聚力:“伊斯蘭國”已被證明是一個高度自我激勵型組織,據信其擁有高達3.15萬名好鬥分子。伍德說,其高層領導人已共事很長時間,形成了一個具有相似思想的緊湊型組織。康納布爾說,這可能比武器更令人憂慮。“老實說,伊拉克軍隊的裝備比‘伊斯蘭國’多很多……但他們被打垮了。”康納布爾說:“看看當你沒有一個有凝聚力且訓練有素的自我激勵型戰鬥部隊時,裝備能給你帶來什麼。”
  技能:有關“伊斯蘭國”組織擁有商用飛機的傳聞已被戳穿,但該組織可能擁有其所占軍事基地停放的直升機和飛機。但康納布爾說,該組織不太可能利用這些飛機搞出什麼名堂。伍德說,操控及維護直升機和飛機非常複雜和昂貴,“伊斯蘭國”組織需要獲取零部件。康納布爾說,該組織還將被迫應對美國的防空能力。
  教育:其他恐怖組織的領導人接受了良好教育,但“伊斯蘭國”組織隊伍中有不少曾在西方接受高等教育的年輕人。儘管這不太可能影響戰場上的情形,但可能在其他方面產生影響,例如宣傳和媒體傳播。
  控制地盤:康納布爾說,“伊斯蘭國”好鬥分子可能更多地通過恐怖和恫嚇而非人力來控制他們所占領的地區。伍德說,該組織所占領的地盤主要是沿著高速公路的地區。該組織可以控制城鎮之間的道路,而這種策略給美國帶來了非常明確的定點打擊機會。
  (2014-09-18 11:17:00)  (原標題:美媒揭秘IS指揮官被策反:助伊軍奪回最大煉油廠)
創作者介紹

planet

zcxhurewring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