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北京11月19日電(新華社記者劉錚、李延霞)19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進一步採取有力措施、緩解企業融資成本高問題,並提出了增加存貸比指標彈性、改進商業銀行績效考核機制等十項強有力的具體措施。
      “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企業經營困難的關鍵時刻,出台這些措施直指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的要害,是強有力的、綜合性的,對幫助企業轉型升級、穩定宏觀經濟形勢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部研究員張立群說。
      緩解融資難、融資貴問題,需要從源頭上增強銀行對小微企業和“三農”等的放貸能力。這次會議出台的第一條措施便是:增加存貸比指標彈性,改進合意貸款管理,完善小微企業不良貸款核銷稅前列支等政策,增強金融機構擴大小微、“三農”等貸款的能力。
      “增加存貸比指標彈性是一大亮點,抓住了問題的要害。”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指出,企業融資成本高與存貸比指標剛性限制有關。現在銀行存款增速已趕不上貸款增速,但考核上還是按照原來的貸款占比不能突破存款75%的辦法,銀行要放貸就只能拼命拉存款,造成資金成本高企。而增加存貸比彈性,將使銀行資金成本降下來,可放貸資金有所增加,從而促使企業融資成本下降。
      在金融競爭日趨激烈、市場化改革不斷推進的今天,要緩解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必須從制度入手,通過改革的辦法。一方面引入新的民營銀行,另一方面對現有銀行考核機製做調整。
      這次會議明確,加快發展民營銀行等中小金融機構,支持銀行通過社區、小微支行和手機銀行等提供多層次金融服務,鼓勵互聯網金融等更好向小微、“三農”提供規範服務;改進商業銀行績效考核機制,防止信貸投放“喜大厭小”和不合理的高利率、高費用。
      “銀行結構不合理是我國企業融資成本高的重要原因,發展民營銀行是有針對性的解決辦法。”連平指出,融資最困難的是小微企業、民營企業。我國銀行以國有控股的大行為主,與小微企業、民營企業融資需求不匹配。目前發展民營銀行已經破題,很快將會有試點銀行開業,它們將以小微企業、民營企業作為主要客戶,對於解決銀行結構性問題非常重要。
      張立群認為,銀行特別是國有銀行的績效考核不能一味強調利潤高增長。實體經濟本來成本就高、壓力很大,如果銀行從中“盤剝”過多,對實體經濟的壓力會加重,最終銀行也會受損。
      其實,為小微企業服好務,是相當一部分銀行未來安身立命所在。中央財經大學中國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直言,銀行業要認清形勢,不要僅僅因為國家政策要求才支持小微企業,好像是“吃了虧”。未來隨著經濟結構的調整和資本市場的完善,大企業越來越不依賴銀行,相當一批銀行要靠小微企業才能生存發展。
      緩解融資難融資貴,大力發展直接融資也非常關鍵。這次會議明確提出,抓緊出台股票發行註冊制改革方案,取消股票發行的持續盈利條件,降低小微和創新型企業上市門檻。建立資本市場小額再融資快速機制,開展股權眾籌融資試點。
      “為小微企業打開直接融資大門,比增加貸款規模更重要,是開創性的制度安排。”張立群說,按照現在的盈利標準,小微企業基本邁不過上市門檻。降低門檻,讓市場自行抉擇,會發掘出一大批有成長性的小微企業,發育成為支撐中國經濟轉型升級的參天大樹。  (原標題:抓要害大力度緩解融資貴——解讀國務院常務會議緩解企業融資成本高措施)
創作者介紹

planet

zcxhurewring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