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控登革熱  
  南都訊 記者王道斌 實習生 高琪佩 通訊員 黃穗 9月22日廣州出現第一例登革熱死亡病例時,全市的報告病例數為5190例;15天過去了,截至6日全市報告病例數已達19631例,接近2萬大關。6日一天廣州增加1467名病例。廣州市衛生局、市疾控中心對全市614個社區、村居進行蚊媒監測發現,僅有259個達標,達標率仍未過半。
  “現在的病例增加數只是反映兩周前的蚊媒控制情況,如不控制好蚊媒,病例數高位增長情況仍將維持一段時間。”廣州市疾控中心副主任楊智聰表示。
  一些村居僅用石灰填充積水孑孓繼續孳生實際效果為零
  在廣州發生登革熱疫情後,廣州市、廣東省乃至國家都派遣了多路疾控專家,前往市內各區進行滅蚊督導,也發現了不少蚊媒仍未能有效得到控制的原因所在。
  “有的村居,從發現病例後就開始滅蚊,一路做下來已顯疲態,而且根本不是科學地滅蚊;有些迄今仍未發現病例的村居,則進展緩慢,或根本沒有行動起來。”
  昨日督導組在白雲區進行滅蚊督導時,國家組專家發現一些村居用石灰填充積水地帶滅蚊的錯誤方法。“石灰填充後的積水處,孑孓(蚊子幼蟲)繼續孳生,根本起不到滅蚊的效果。”一位疾控專家表示,這樣不科學的滅蚊舉措,實際效果為零,基層工作人員又做得很辛苦。
  該專家表示,對於坑窪處積水的處理,要麼是噴灑專門針對孑孓、成蚊的藥物或緩釋藥物,要麼就徹底平整,以免發生積水。目前來看,一些蚊媒密度控制不力的村居,可能是出於經濟上的考慮,沒有按照指引來進行滅蚊工作。
  要麼繼續清理好衛生死角要麼寄望廣州來一場寒潮
  傳染病治療專家、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院長尹熾標表示,傳染病的防控關鍵在於三個:控制傳染源、切斷傳播途徑和保護易感人群。在目前市民對登革熱普遍易感、又無具體疫苗可提供保護的情況下,控制傳染源和切斷傳播途徑就顯得尤其重要,“目前國家、世衛組織推薦的防控方法,依然是對白紋伊蚊、埃及伊蚊的消滅和孳生地清理”。
  疾控及臨床專家表示,前期的全市滅蚊行動,成績在於控制住了登革熱病例數幾何級數增長的勢頭。但要徹底遏制病例數高位增長,關鍵還是滅蚊。要麼就是繼續清理好衛生死角,科學、系統地滅蚊,將蚊媒密度降下來,要麼就只能寄望廣州來一場寒潮,降低蚊媒的活動、繁殖能力。
  “否則,類似的一天增加1000例以上病例的情況,還將維持一段時間。因為類似的拐點往往出現在蚊媒有效控制後的兩周之後。”有專家表示擔憂,“現在的病例高位增長只反映2周前的工作狀態,而現在的滅蚊是否得力,將決定未來兩周的病例數增長情況。”
  [防控一線]
  居委會滅蚊人員染上登革熱
  羅兆堅是廣州海珠區敦和居委會的專職工作人員,身高187釐米,塊頭大,但就是這個平日里的運動明星“中招了”———感染了登革熱。
  “9月30日確診的,26日發燒到40℃,今天(6日)出院還不能上班,還在恢復。”阿堅說,發病前連續的外環境巡查和入戶宣傳是9月23日左右,有可能在疊彩園、逸景翠園附近“中招”。“綠化多的成熟小區現在成了高危的地方。”阿堅說。
  海珠區鳳陽街居委工作人員和機關單位也有6人確診登革熱。
  分發藥物短缺 只得自己上淘寶買
  同樣是城中村集中的鳳陽街,民政口和城管口的工作人員除了“國慶無休”外,還擔心著藥物供應的問題。街道城管辦副主任林小姐表示,區里愛衛部門的藥物分發已經出現一些短缺現象。“你看大家都得自己想辦法買藥了,我們是自己上淘寶買的,湖北生產的一種滅蚊片,10月3日才發來了15箱,勉強夠用,碰上了長假,物流也受到影響,其餘的85箱要8日才到貨。”
  林小姐表示,除了滅蚊藥外,包括噴藥用的緩釋劑等也得通過淘寶來訂貨。
  孕婦放棄休假 投入登革熱防控戰
  這個國慶節,白雲區石井街金碧新城居委會包括一名孕婦在內的8名工作人員,均未休假,投入到緊張的登革熱防控戰中。
  金碧新城居委會主任黃藝介紹,小區2萬多居民,9月份共查出8個登革熱病例。
  10月1日下午,黃藝接到街道電話,召開登革熱防控工作緊急會議。第二天金碧新城社區成立3個工作小組,由居委會8名工作人員、6名社區志願者及10餘名物業公司保潔員組成。每天下午5點後,小區大面積投藥消殺。車庫下水道有一點積水,也讓她神經緊張起來。
  石井街道辦副書記範國雄表示,街道辦工作人員在國慶期間全部投入到登革熱防控工作中,共成立9個督導組,每組負責一個片區,每天早晚各消殺一次。統計數據顯示,9月28日之前石井街發現的登革熱病例是130多例,9月28日至今是7例。石井街公共場合的蚊子數量已控制在標準範圍內。
  南都記者 任磊斌 楊婷 馮葉
創作者介紹

planet

zcxhurewring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