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洋來電□咖啡因(加拿大)
  據媒體報道,有八成受訪者不滿意廣州現有盲道的現狀。其實盲道只是廣州殘疾人設施的一個小縮影,甚至和其他方面比起來算是比較好的了。我們經常忽略了殘疾人這個群體的需要,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我們沒意識到殘疾人的群體是如此龐大。根據聯合國的調查,世界上有10%的人身體有不同程度的殘疾,在醫療條件不錯的加拿大,根據加拿大的人口調查報告,每7個人就有1個人身體有殘疾。當然,這裡也包括因為年老、肥胖而行動不便的人。
  說來慚愧,加拿大很多地方根本沒有盲道。但這並不妨礙盲者出行。我剛到多倫多的時候感到很驚奇,為什麼常常看到行動不便的老人家開著電動輪椅在商場里購物,跟平常人沒有兩樣呢?後來才發現,多倫多所有公共設施都設計得很方便殘疾人使用。比如,所有健全人可以到達的地方,也一定有無障礙通道讓殘疾人也走得到(光是做到這一條已經非常不容易);廁所一般除了男女廁還有殘疾人專用廁所;停車場永遠都有預留給殘疾人的車位;每個地方都有殘疾人可以用的電梯,連銀行櫃員機都有專門為殘疾人設計的。
  這一切的功勞都離不開2005年通過的一套法律。這套法律名為《安大略省殘疾人便利法》(A O D A ),它明確要求政府機構、公司、組織等都必須為殘疾人提供無障礙的服務,如果被查出有違反法規的情況,則可能面臨每天十萬加元的巨額罰款。這套法律的要求遠遠不止無障礙通道,還包括了殘疾人就業、殘疾人教育、殘疾人緊急逃生、服務人員培訓,甚至網頁設計等方面的內容。雖然法律的細緻程度讓人咋舌,但目的很簡單,就是讓身體有殘疾的人也可以獨立、平等、有尊嚴地生活。
  在任何法治社會,有法律總比沒有法律要好,廣州首部關於人行道設施設置的地方性技術規範《城市道路人行道設置設施規範》也許是個好的開始,也令人期待將來有更多措施推出。很多人覺得加拿大是個讓人有安全感的國家,其實一個社會的安全感來自哪裡?如果連殘疾人的需求也可以考慮得很周到,能沒有安全感嗎?  (原標題:沒有盲道的加拿大,如何實現無障礙出行)
創作者介紹

planet

zcxhurewring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